城市站点
> 传统铸剑技艺代表性传承人——陈再荣
详细内容

传统铸剑技艺代表性传承人——陈再荣

时间:2020-08-22     人气:399     来源:江门日报     作者:
概述:削铁如泥、被誉为“天下第一剑”的越王勾践青铜剑;曾令匈奴闻风丧胆的中国古代赫赫有名的一代战神——霍去病用过的环首刀;盛行于明朝时期,无论是官丞还是士兵都会佩戴的雁翎刀……......

刀剑如梦,淬火人生不染尘


陈再荣在简陋的工作场地内专注铸剑


陈再荣打造的刀剑摆放在展厅内


利剑在手,陈再荣江湖侠客的形象跃然而出。

削铁如泥、被誉为“天下第一剑”的越王勾践青铜剑;曾令匈奴闻风丧胆的中国古代赫赫有名的一代战神——霍去病用过的环首刀;盛行于明朝时期,无论是官丞还是士兵都会佩戴的雁翎刀……


   走进台山市水步镇一个专设的陈列室里,这些在中国铸造史上都曾赫赫有名的刀剑仿制品,向人们展示着中国古代刀剑的魅力。


   它们的铸造者,均为台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统铸剑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陈再荣。30多年来,他利用自己学习、领悟的中国传统铸剑技艺,按照古籍记载,成功打造出多把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刀剑,更把传统技艺与当代生活相融合,醉心于打造出中国人自己的品牌家刀。





   1


   铸剑  千锤百炼打造历代名刀剑


   阅读武侠小说,听白胡子老爷爷讲三国、水浒、岳飞抗金的故事,看老家铸铁匠人工作,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,出生于湖南岳阳的陈再荣从小就有一个“英雄梦”,对刀剑有着独特的感情。


   “我是家里最小的,在我几岁大时,家里很穷,有一天,我躺在家里的床上,看着从破屋顶透进来的阳光,就感觉那是一把把利剑发出的光芒;那时候,我就下定决心,将来自己要铸一把剑出来。”他说。


   为了儿时的铸剑梦想,16岁的陈再荣就开始和岳阳最出名的铁匠学习打铁。到了20岁时,陈再荣已经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铁匠。


   “铸铁是铸剑的基础,基础打牢了才能铸一把好剑。”陈再荣说,“在做学徒的时候,我除了干活,也偷偷研究剑。有天我和师父收了一件朽烂的古兵器,只有一截,我们把它磨了出来,是有花纹的。我就反复研究花纹的形成,后来在师父的指点下,成功熟练地掌握了这项技艺”。


   上世纪90年代末,为了生活,陈再荣离开家乡来到台山打工。“因为自己懂技术,所以到这台山里的五金厂就做技术师傅,有时在其他厂还做厂长,所以收入还不错。”他说,“有了积蓄,我就开始买书本自己研究、学习铸剑技术,为了省钱,我都是找偏僻的房子租。青铜铸造术比较困难,所以刚开始我也只是利用工作之余,根据书本上学来的技术,自己找钢材试验”。到了后来,陈再荣自己开店做了小老板,就把更多的时间和资金用到铸剑试验上来。


   “铸剑看起来似乎很简单,但是当你真正去做的时候才发现,那里面的水很深。”陈再荣说,“木料要找最上乘的黄花梨木和紫檀木,碳钢材料要用5种,熔炉要自己设计、自己制造”。


   为了铸剑,曾有10多年时间,陈再荣把打工、做生意挣来的20多万元积蓄几乎全用到铸剑材料等上面,有段时间,曾经穷到家里买煤气的钱都没有。终于,他按照古法纯手工造成了第一把青铜剑——越王勾践剑仿制品。


   在掌握了相关铸剑技艺后,近年来,陈再荣又陆续以纯手工仿造出汉环首刀、唐刀、明刀、清刀等中国铸造史上曾赫赫有名的刀剑。他打造的清三星剑曾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学会、省工艺美术协会主办的广东(江门)振兴传统工艺推介活动“金榕奖”。


   2018年,传统铸剑技艺被列入台山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陈再荣也成为传统铸剑技艺代表性传承人。


   2


   传承  “磨刀”“论刀”到“传刀”


   刀剑是中国历史文化的积淀,过去传统铸剑工艺仅靠师徒之间口口相传,如今由于没有经济效益,学习的人少了,技艺面临失传。成为传统铸剑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后,陈再荣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。如何能让传统技艺和现代需求相结合,找到新的出路,他一直在思索。


   一次机缘巧合下,陈再荣结识了拿铁铁器创始人邱小锋。邱小锋原本在一家大型企业做高管,然而他却有一个梦想,希望锻造一套让国人合手自信的高品质中华家刀。邱小锋说,他曾背着磨刀石,10个月跑了10个城市,为1000多家庭重度用刀用户磨了1000多把刀,以此研究中国人用刀习惯。“作为一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公司高管,邱小锋本来可以过得很舒服,但还是要干这个‘苦差事’。”陈再荣说,“他的心里和我一样,有一种情怀”。



   就这样,两人一拍即合,陈再荣受邀成为拿铁铁器首席刀匠,将传统铸剑智慧融入到拿铁铁器中华家刀的锻造中,而邱小锋也成为陈再荣的徒弟。


   为了打造让国人合手自信的中华家刀,他们利用掌握的传统铸剑技艺花费3年时间“磨刀”,打造出家用文武双刀。之后,他们又用了3年时间“论刀”,在用户体验中不断改良产品。“现在,我们进入了‘传刀’阶段。”邱小锋说,“希望通过3到4年时间,让更多的国人接触、体验到优秀的中国传统制造产品与文化”。


   “在冷兵器已过的新时代,锻造好优秀的中华家刀可以走进千家万户,这也是对中华传统锻造技艺继承与发扬的方式之一。”陈再荣说。


   事实上,利用传统技艺做一把刀并非易事。对于陈再荣打出来的菜刀,两年前,邱小锋曾提了一句“这菜刀如果不生锈就好了”。对于邱小锋来说,这也许是随口说的一句话而已,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陈再荣当时已经在研究不生锈夹钢刀,但要打造出来谈何容易,而且还要厨具对身体又不能有危害,这太难了。


   欣慰的是,经过近两年的努力,陈再荣终于成功了。研究出来的那天晚上,他激动得睡不着觉,自己一个人拿了瓶酒在作坊里慢慢喝,一直喝到早上6时。“为了造出不生锈的刀,我自己设计了青铜炉,这是我的独门技艺。”他说。


   3


   守护


   最难舍的是铸剑精神


   陈再荣成铸剑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后,不少人登门拜访,寻求与他合作,甚至有商业机构直接开出大合同,让他到景区建立生产作坊,将铸剑技艺展示给游客,并以此吸引人气,但都被陈再荣一一拒绝了。


   “我是个手艺人,不在乎东西卖多少钱。我想发财,就不干这事了。一项传承了千年的老祖宗的技艺,我更应尽力守护、传承好,这也是责任!”陈再荣说,“还有就是不舍中国古代匠人的那种精神,认真、敬业、执著、创新。”


   为了研究铸剑技艺,陈再荣的微信除了关注志同道合的人外,很少关注朋友圈,几乎不加入群聊,也很少出去和人应酬。经常是晚上啥都不做,手机关了,把炉烧开,就拿着一块材料发呆,一呆就是两三个小时。“有人说我是怪人,但是不能静下心来专注于一件事,就不可能把这件事做好做精。”他说。


   虽然在铸剑技艺上已经小有名气,但是陈再荣仍每天在坚持学习,坚持提升技艺。他的师父已经80多岁了,每次见面,他都要向师父讨教。


   和印象中的“打铁佬”不同,陈再荣烧炉打铁从来都是身着白色上衣。一套流程下来,衣服没有半点灰黑。“打铁人为什么一定要穿深色的衣服?打铁人为什么一定要给人脏兮兮的样子?”他说,“铸剑和打铁一样,是一种追求,淬火人生,并不是简单的谋生。”

(声明: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处理,谢谢!)
  • 2020江门职业技术学院中考|成人高考|继续教育学院


    阅读全文
  • 胡沃镒传承百年制作技艺


    金声狮鼓响彻岭南大地




    这块质地坚硬的木质“金声”牌匾,默默见证着狮鼓行业的前世今生。




       沿袭百余年,家传四代,在开平三埠街道的一条骑楼老街里,有一家金声狮鼓店仍在坚持手工制作狮鼓。金声狮鼓流传百年,声音洪亮,质量过硬,不仅在江门五邑地区赫赫有名,还深受不少国家和地区醒狮队的钟爱,2009年被列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。


       今年60岁的胡沃镒,就是这家百年老店的“掌柜”。他自幼跟随父亲学造狮头、制大鼓,最终成为唯一掌握金声狮鼓制作流程的传人,并被评为金声狮鼓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。


       “无论怎么变迁,怎么艰难,我都一定会让这块金漆招牌继续一代代地传下去,让金声狮鼓继续在岭南的土地上开花结果,让更多的年轻人可以感受到岭南文化的魅力!”胡沃镒说。


       历史


       百年老店见证行业发展


       在开平市三埠街道,永富路两旁传统骑楼建筑让人恍若隔世,只是道路旁的汽车时刻提醒着你仍身处当下。而在一处骑楼下,便深藏着传承百年的金声狮鼓店。那块质地坚硬的木质“金声”牌匾,默默见证着狮鼓行业的前世今生。


       金声狮鼓店现在有两家店铺,均位于永富路,一家主要负责制作狮鼓,另一家兼顾销售和制作。记者来到狮鼓作坊时,正有工人在处理牛皮,认真刮去牛皮的脂肪和毛。店里有些昏暗,堆满了鼓的成品或半成品,两台鼓皮机安静耸立,诉说着时光的痕迹。


       “从7岁开始学做狮鼓,到现在已经有50多个年头了。”胡沃镒告诉记者,“金声”是其父亲的叔公胡厚镰于1888年创办的,之后代代相传,沿袭到现在已有100多年,传了四代。如今,金声狮鼓这个百年老店,已从单一的狮鼓作坊,发展成为制作龙、狮、鼓,售卖锣、钹等一整套龙狮道具的综合店。


       在胡沃镒的记忆中,父亲做鼓技艺精湛,家中生意一直很好,产品也远销国外多地。“以前的门店是砖木结构,全用杉木支撑,像天井一样,一层一层地向上,分别放着狮头、狮鼓等不同的东西,每层都有楼梯可以上去。有客人来的时候,我们就在天井用麻绳把东西吊下来,客人看完之后再吊回去。”胡沃镒回忆道,可惜后来家中老房子被拆,传承多年的一些物件都不见了。


       直到改革开放后,金声狮鼓又慢慢发展起来。1979年9月,胡沃镒在报纸上看到允许个体户领取营业执照的消息,便第一时间跑到工商所希望办执照。“我应该算是三埠街道第一家个体户。”胡沃镒说。


       到了上世纪80年代,狮鼓生意迎来了最旺的时候,狮鼓一直供不应求,订单多得做不完,一年能卖两三千个狮头,而卖一个狮头的钱,相当于一个工人三个月工资,胡家也因此成为开平当时的纳税大户。


       磨砺


       沉淀近20年掌握狮鼓制作技艺


       金声狮鼓制作工艺代代相传,学习每一个程序需要1至2年的时间,掌握了一个工序才能开始学习另一个工序。“我们这一行当易学难精,一个合格的狮鼓制作师傅起码要用20年的时间来沉淀。”胡沃镒说,他也是花了10年才学完所有工艺,说到精通,花了近20年。


       胡沃镒家共有十二个兄弟姐妹,他排行第十,在他们还小的时候就开始学狮鼓制作。那时胡沃镒每天放学回家后都要帮忙制作狮鼓,天黑了就点煤油灯,没有休息时间。


       每天,父亲会在一旁看着他们,如果发现做得不好,就会要求拆了重做。“那个时候做篾萝,尺寸基本靠口述,很多都记不过来。”胡沃镒说,那时总是容易做错,只能拆了重新织回去,手受伤是常有的事。


       但是胡沃镒一直没有放弃,在之后的时间里,他一直在帮父亲制作狮鼓,并积累相关经验,最终成为兄弟姐妹中唯一学完了全部工艺的人,也成功靠着狮鼓制作来营生。


       “狮鼓制作主要是狮头、鼓的制作。”胡沃镒介绍,狮头的制作工序有扎架、裱纸、绘色、抹光油、安装等,最难的要数扎架这个工序,稍有偏差就难以成型或影响质量。“竹囊扎得好不好,对狮头的质量有着重要影响,金声狮鼓店制作的狮头能承受100公斤的重量。”胡沃镒说。


       说完狮头,再说制鼓,胡沃镒也是一肚子的“门道”:“拉鼓皮最为关键,需要先用鼓机固定周边的洞,边敲松边扯皮,逐步用力。同时,还要用铁块磨皮,要从不同方位磨,磨一次收紧一次,手工大约要磨一个小时。如此反复,直到绷紧整张皮,试音满意为止,这样制出来的鼓才会声音洪亮。”


       时代变化,“金声”却一直坚守。历史上,开平曾出现过几十家狮鼓店,大浪淘沙,如今就剩下“金声”一家,为何能传承百年不倒?胡沃镒想了想说,除了一份坚守,坚持手工和质量过硬是关键。


       胡沃镒介绍,鼓皮的选料很有讲究,但是现在一些卖家,为了减少成本,选牛仔皮,质量差。“我们现在做鼓,都是根据客人需要,诚实经营。比如,有的顾客只需要买一口便宜好看的鼓,那么我们也可以做,但会明确告诉对方,所用的是什么材质。”胡沃镒说,如果需要特别制作,讲好价钱,就会真材实料做好。


       此外,牛皮的年份和制作时长也是影响质量的关键因素。一般来说,最便宜的鼓用的是新牛皮,拉一张皮只需要一两个小时。“如果想要鼓的音色好,就要用隔年皮,而且按古法拉满七天。”胡沃镒说,古法做的鼓质量最好,但人工开支大,价格昂贵。


       “广东的醒狮世界闻名,卖狮鼓的人很多,但是手工做狮鼓的人越来越少,省内只剩下我们一家。也正是因为一直坚持纯手工制作,我们制作的狮鼓使用寿命可达一二十年。”胡沃镒表示,虽然有工厂在生产狮鼓,但流水线制作的鼓和用机器开的皮,简单省事成本低,耐用程度、音色等方面却都没有手工做得好。


       传承


       决心把狮鼓制作技艺传下去


       金声狮鼓这门手技艺展至今,离不开胡沃镒的创新,从狮鼓店使用的鼓皮机就可见一二。店里最早的鼓皮机是狮鼓店根据洋行的鼓机摸索着自制的,隔了两年,店里又花了18两黄金定做了第二代鼓机,一直用了近百年。后来,由于机器拉鼓皮不够力,拉出来的鼓皮张力不够,胡沃镒接手父亲的工作后,根据经验改进了鼓机,将拉皮的墩子由八个改进成十二个。其中,磨鼓皮的手法也都进行了改进。1992年,胡沃镒琢磨出了磨鼓皮的机器,利用铁块的重量代替人的力度,同时在铁块底部安装滑轮进行磨皮。


       通过改进拉鼓皮方式,狮鼓的制作效率提升了两倍。“保证质量的前提下,节省了大量人力和时间,还吸引了不少同行来这里看我们制作狮鼓。”胡沃镒说,曾有一个广西人想找一口合心意的鼓,走过广东很多地方,但是没有一家能调出他们想要的音色。后来找到了胡沃镒,才达到了目的。


       2009年,金声狮鼓入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胡沃镒也被评为金声狮鼓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。起起落落多年,金声狮鼓的名声借着这次“入遗”再次传了开来,前来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。现在,他正全心全意把狮鼓制作技艺传授给儿子以及侄儿、侄媳。胡沃镒表示决心把狮鼓制作手艺做下去,不求大富大贵,只要子孙后代有人,就一定要把这个东西传下去。


       

    阅读全文
  • 分享